[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练兵实纪》卷六 练营阵第六(行营)
卷六 练营阵第六(行营)

  第一。练启行将领自己并家丁,与各兵士,行李什物,军火器具,时时备办。如将行状,听主将示以出行之期。至期,主将辕门前掌头号喇叭,各将门首俱掌头号。各官军做饭吃,骑兵将官,预夜先将塘马、探马、架梁马派定。于未掌号之先,预行吃饭,收拾停当。俟掌头号,俱到骑将门首取齐,依令前去哨探架梁。掌二号,各官军出在空地扎营。将完,掌三号。主将出至扎营所在,以下马为始,分投委官数兵拦后马于总路,专拿后期者,拿有后期之人,送发落,无故而迟者,捆打一百,割耳。有故者,令从征有功免,无功仍补捆打。各偏裨俱听号旗麾招,到主将前,会约今日所行向往,贼情缓急,分路事宜。毕,打锣坐息。

  少顷,掌号一通,吹哱啰站起,再吹哱啰,车正上车,马兵上马,放炮三个,呐喊三声,用八方门角旗一副,立四门于前,从吉方点鼓发行。照场操三路行营例。每十步少止,整齐一次。但遇窄处,探马报前去路窄,中军鸣金站定,作报声息在三十里之状,请兵过险。报讫,先发骑兵中部并家丁,以健将一员带领驰前,险隘高处,及所出山口,架梁讫,放变令炮一个,点某色旗。某营左右部门车先行出口毕。次左厢车各一对行,配以马兵一旗从之,次右厢车一对行,配到马兵一旗从之。又左厢车一对行,如此左右挨行,但出险丈余地,即依行营挨扎向前,续留后到车地方,过尽营定,金鸣止,鸣锣坐息。

  但遇车不得方轨之地,便少止,俟探明贼情乃过。但每过险必扎长营,太平时扎方营,必无径行之理。候探马报前途路宽,约路约车作几路行。但听举令炮一声,吹哱啰起身,再吹哱啰,上车上马。又举变令炮一声,树某营旗几面,放分营炮几个,即为几路,点鼓行。又至险,仍鸣金营止,前后辏密,照前号令。凡过险隘,必择好将一员,严督后车,专管营尾。马兵恃车为险,而车借马兵为前后拒,此专为临敌行营而言,平日须照此演过。

  若贼在百里之外,长驱追贼,远近势殊,俱单车马相配径行,不必防险,不用下营,必去贼六十里乃尔。又照马上临阵踏镫,与时常不同,若稍短则站脚有力,身且出人一头,此即一寸长一寸强之意。但行远路,又须镫皮长,则腿膝不致酸疼,合行立法,仰各该营路将领,即便传谕各马军,将马上镫皮,俱随人腿股长短,各为三、四眼。一、二眼稍长,以为常行远路之用,一、二眼稍短,相去长相一、二寸许。临敌,则听鸣锣下马,将镫皮雀舌改移上眼,庶得便利。

  第二。明行禁凡行营之时,将官不许离营先行,亦不许在营尾后行,军马不许错乱行伍。遇警之时,应进应止,应下营,俱听在营主将号令,各军务要凑合,主将方才下营。如闻报而千、把总、军士自在尾后,辄便下营,及将官辄带家丁离营,假称先锋哨探者,并将官一体俱以军法从事。各队长在前领队,各旗总俱在后押队,凡路上行走不齐,前后不分者,俱旗总之责。

  第三。清行伍途间行营演操,队伍行哨,务要明白清肃。但有紊乱队伍,搀前越后,稀拥不一,紧缓不同,继绝不凑者,队、旗总重治。连坐如例。

  第四。遇卒警正行之间,或失探报,或遇埋伏,倏然贼起,或在营前后,或在营腰股,举变令炮一声,点鼓,吹摆队伍喇叭,即于脚下两路车头相合,随地相联。

  若中间车凑得及,则凑成一长营,若凑不及,便以断处合为一头一尾。马兵照车所止,各依车在内。贼至,一照常操号令,且于车内用火器敌打,勿出马步兵于车外,须看贼势多寡,待我人心已定,临时相机发兵也。战毕,鸣金止,打锣坐地休息。俟贼收去,再发塘马、梁马,再照令行。如贼虽倏起,向在五里外者,亦不下方营,便用长营,照常对敌。此惟相敌缓急,难以定方教授。如平地土阔,预知贼到,仍列方营,营成而战,东西南北,随贼所向。余号令俱同。

  第五。请火器凡缺欠军火器械之类,须于出征前三日,请给完足。急行亦于前一日,不许临敌假称放尽讨索,通以畏避论。

  第六。定报事前哨差清道官役,给与清道蓝旗令旗。凡遇大小事务,俱要差人传报中军。遇有应该迎候禀事人员,及各处差来赍送紧急公文之人,审实差人,只送号旗下听令,自有人承报,不许面于主将处回复,如有可疑之人,送中军研审。各百总以上,亦许将自己号旗立在信地,以一人守定,凡本官向住,说与守旗人知。属下一应人等要来禀白公私事情,只于号旗下寻守旗之人,守旗之人即代为寻白本将该总候示。其差人并所属官军,不许离营以寻访本将该总禀白为名。违者通治以法。

  第七。传号令正行之间,如有言语传报,应该明白晓谕者,务为简约一、二句。俱旗总传声,一旗挨一旗,不许越过,或自前传后,或自后传前。传到之处,仍传回云"知道了",挨传到原发处止。如有失接传报者,挨查到绝处上一旗总,说传过某语,下旗总说不知,则传过之后,不知之前一旗总不知者,即系他误了,若因而误事,临时军法示众。

  第八。防解手凡行途解手官军,下道之时,该管队内即以一人在傍守之,俟毕,追赶入原伍,迟三里不至者,贯耳示众。

  第九。病军马遇有乏马病兵,不能前行,登时禀到主将,给与信票,听差人押送近地城、郭、府、卫、州、县、营、寨所、堡巡司调理。病者亲识队伙,仍许留一人看侍汤药,病痊即遣赴本营。该地方先具痊疴结状申查,如病痊而不赴军行所在者,以后期论。若有死于行军所者,本队伍掘墓瘗之,仍立标记。

  哨将率头目以随带饮食奠之。违者以故弃论,事后再来取回。

  第十。谨途遗凡军行在路,踪落器械什物,见者许即收带,至止宿处,送中军招人认领。失物、得物之人照格赏罚。隐匿不报者治罪,亦不许私相交割。



【本文分页】[1] [2] 

文章作者:戚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