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孩子,你有两个父亲
  他很想告诉孩子们,他们有幸有两个父亲,一个父亲带着伟岸的深情,一个父亲带着忏悔,回来了。

  2005年9月12日,是钟训一生无法忘记的日子。他等在产房外,焦灼而喜悦。不一会儿,护士抱了个襁褓出来:“是唐氏儿!”他不懂:“什么是唐氏儿?”护士冷漠地回答:“智力有问题。”钟训头顶滚过闷雷。

  后来,洗干净了的宝宝被抱过来,护士让他尝试着吮吸母亲宁颜的乳头。孩子用小嘴嘬住的那一刻,宁颜忽然眼泪汪汪地看着钟训。钟训一狠心别过脸去:“别让他吃了,冲奶粉吧。”宁颜的乳汁生生被憋了回去。钟训强势地指挥着一切,生怕孩子跟他们有过多关联,因为时刻准备着把他送走。宁颜却越来越舍不得:“孩子挺好的。”她自欺欺人,“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或者打感情牌,“你给起名字吧……”钟训越来越烦躁,他讨厌女人的感情用事。

  宁颜还没出院,全家老少包括她的父母和姐姐都拿出了一致意见——送走孩子。宁颜不肯,她变得有些神经质。大家原本都有点儿不忍,见这架势,纷纷扬言:“我们不多嘴了,你们自己决定吧。”

  宁颜的身体在逐渐恢复,也有了力气吵架:“你不要,我自己养!”

  钟训只好暂时迁就。他等着有一天宁颜醒悟。孩子现在小,和同龄宝宝区别并不大,钟训想迟早有一天宁颜会崩溃。

  孩子随宁颜姓,起名“宁聪”,这在钟训看来异常可笑。这时在北京打工的老乡说那边有机会赚钱,钟训逃跑似的奔赴北京。

  一天,宁颜打电话,说北京有个学校能提高唐氏儿智力。她要试,钟训只能答应让她过来。他们住在一个城中村里。钟训感到压抑,更重要的是,挣钱很难,他非常不情愿把血汗钱扔在这个不可能给他带来希望的学校。

  钱用得差不多了,宁颜只好带孩子回去。钟训送他们。已经一岁多的孩子,不会笑,也很少哭。火车站,钟训拧着脖子对宁颜说:“你看,我早就说会是这样!”但是他心底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宁颜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钟训勃然大怒:“你肯听我半句,这个家也不会被你毁成现在这样!”宁颜号叫:“要不就离婚算了!”

  他们顺利办了离婚手续,孩子跟宁颜。出于愧疚,钟训什么家产都没要,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回北京,心里是有些怨恨的,如果宁颜能理智一些,事情不会像今天这样。而宁颜的怨恨更深,为了避免再相互指责,钟训除了寄抚养费,绝不跟她有半点儿联系。

  一天钟训跟中学同学吃饭,一人忽然说:“宁颜跟老俊在一起了,你知道不?”

  钟训大吃一惊。老俊是钟训读中专时最铁的哥们儿。彼时宁颜青春貌美,他和老俊一起追求。但老俊比钟训木讷,最后在这场爱情角逐中输给了钟训,两个男人从此绝交。

  2012年,钟训和朋友合伙成立了一个家装公司。第一年赚了一点儿钱,钟训给宁颜的卡上多打了些钱。

  几天后,他接到宁颜的电话。

  “我赚了点儿钱,也没有成家……钱给你们花,是应该的。”他鼓起勇气说。

  宁颜迟疑了一下:“我又结婚了……老公你认识。”

  “哦?”钟训佯装不知。

  “是老俊。”她声音不大,却充满愉快。片刻的沉默后,钟训问:“你的手机能拍照吗?”

  不一会儿,宁聪的照片发了过来。钟训号啕大哭:真的很像他。这些年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

  钟训想要立刻去看他们。宁颜提出要和丈夫商量,很快她回了消息,说丈夫同意。

  钟训给聪聪买了两套衣服,按宁颜短信上的地址找来。宁颜和老俊站在楼下,老俊牵着聪聪,一家三口等他。

  钟训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窘迫,跟他们问好,然后大家一起上楼。聪聪忽然冲老俊张开双手,老俊自然而然地抱起他,上楼。宁颜跟在后面唠叨:“没带腿啊,天天都不自己走。”聪聪没有什么表情,趴在老俊肩上冷漠地看着钟训。钟训的心和四肢一起颤抖,这是他的孩子,而他从来没有抱过,现在,这个孩子终于彻底地与他不再相干了。

  前妻的家很小,宁颜说为了给孩子治病,她把先前的房子卖了,现在的房子是租来的,家里有些乱,到处是玩具、涂鸦。“其实聪聪和同类病例相比算好的,”宁颜从老俊怀里接过聪聪,“叫叔叔。”聪聪怯生生地叫了。钟训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宁颜赶紧解释:“不想让孩子知道那么多,所以……他只有一个爸爸。”

  钟训点点头,他没有资格较真。然后大家都无话可说。老俊到厨房去做饭,宁颜坐在钟训边上,也很尴尬。钟训只好主动搭讪:“你胖了。”她羞涩地笑笑:“四个半月了。”

  钟训这才注意到她的小腹已经隆起。聪聪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凑过来,贴在妈妈肚子上,然后忽然冲钟训笑了一下。钟训的心像暮钟一样发出钝响,他再也不能自持,落荒而逃。

  第二年,聪聪的弟弟出世了,眼睛黑亮,特别像宁颜。

  就在一切都复归宁静的深冬,钟训忽然接到宁颜的电话:“老俊出事了!”

  钟训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一路上宁颜疯狂地打电话给他汇报情况——老俊在抢救,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老俊不行了……

  钟训赶到医院时,老俊已经陷入弥留,他看着钟训,嘴唇动了动,大家立刻将他推到前面。老俊还有话要说,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钟训一下子明白了,他扑过去:“我会照顾好她,照顾好孩子们,这些年我对你的感激一直没办法报答……你放心吧……”

  摘自《故事会》蓝版2018年10月号



文章作者: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