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发布文章]  [中文繁體]
电脑
软件
手机
软件
网站
源码
文章
资料
    文 章 搜 索
[选项]
    推 荐 文 章       More...
穷也能布施 穷也能布施
  一个人跑到释迦牟尼佛面前..
铅笔与人生 铅笔与人生
  铅笔在面世之前,有智者给..
让懂你的人爱你 让懂你的人爱你
  人世间,那些彼此折磨得最..
写给未婚的女孩,希望看到不是太晚 写给未婚的女孩,希望看到不是..
  一个31岁结婚的女士写的,..
两个小故事,看懂了再结婚 两个小故事,看懂了再结婚
  故事一   男孩结婚后对..
岁月流逝不著一丝痕迹 岁月流逝不著一丝痕迹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古今..
人生就是奋斗 人生就是奋斗
  在最悲伤的时刻,不能忘记..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人生如棋,黑与白的交接,..
    阅 读 排 行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当你身处逆境,感到诸事不顺..
公平与不公平 公平与不公平
  公平是什么,不公平又是什么..
先做人后做生意 先做人后做生意
  十年前,美菱公司制定了一个..
我们成为亲人的可能性 我们成为亲人的可能性
  回过头来,再看肾移植手术。..
一个北大毕业生的工作感言 一个北大毕业生的工作感言
1,我刚工作的时候,在一家小公..
生活总会给你答案 生活总会给你答案
  一个旅行者,在一条大河旁看..
没有一双天生适合你脚的鞋 没有一双天生适合你脚的鞋
  把婚姻比作一双鞋,实在贴切..
绝处求生 绝处求生
  古希腊有个大哲学家苏格拉底..
  文 章 信 息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
[留言][评论][收藏]
[文章分类:人生哲理/故事/哲理故事][字体:隶体/楷体/宋体/黑体][字号:12px/14px/16px/18px][颜色:]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

认识Echo,正是他情绪最低落的时候。

在“经典茶楼”最僻静的卡座里,他沉沉地吐着烟圈,很飘渺地笑望着我: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一个才第二次见面的女孩子讲如此多的心里话——以及,对生活的抱怨!

我微笑不语,只是透过烟雾看见他那双有点邪邪笑意的眼睛时,心不知怎地漏跳了一拍。

那时Echo刚和女友闹翻,他说,他实在受不了漂亮女孩子的颐指气使;他还说,如果一个男人永远只能对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人陪小心,那他这一辈子永远不会意气风发。

我还是微笑不语,因为我不是漂亮女孩子,不了解他口中的种种颐指气使。这时,Echo轻轻抓住了我的手:咏,我已经颓废太久了,给我一点力量,好吗?你是如此兰质慧心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我红了脸,轻轻抽回了手,心里有种很奇怪的甜意一丝一丝地荡漾了开去。

Echo选择了一份新的工作,在一家啤酒集团搞销售。但Echo跑得很不顺利,因为无论他怎么左右逢源,但毕竟骨子里还是脱不了书生气——他有时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些贪婪而庸俗的嘴脸,所以屡屡碰壁。

我帮不了他。他来时,我永远只能泡上一杯他最喜欢的“碧潭飘雪”,准备好一桌精致的小菜,还有——静静地长长久久地听他满腔的愤怒与沮丧!

半年后,Echo渐渐开始如鱼得水了。五一那天,他破天荒买了一束艳到极点的玫瑰敲开了我的门:咏,你知不知道你对我的鼓励有多大?

碧潭飘雪的清香和玫瑰的花香,在节日的空气里交替着暧昧的轮回。Echo的手机响了,他看我的脸色突然有些不自然。我微微侧过头,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尤其是这样的日子——那个貌若天仙的女人已经在某个很有情调的咖啡厅定好了位子。

“她毕竟已跟了我几年,这些日子以来,脾气也已变了好多,所以,我只能以不太伤她心的方式跟她了结,咏,你能了解的,对不——”

“你快去吧,我早就约了别人拉!”我打断了他的话微笑着催促:“我们也算死党吧,你敢耽误我的金玉良缘?”

Echo站起身,摇摇头,终于还是匆匆地去了。我没有起身,望着灯下耀眼的红玫瑰那份夺目得不真实的璀璨,慢慢地濡湿了眼眶。

门铃一声接一声地响起,我慢吞吞地开了门,再慢吞吞地坐回了沙发上。

“咏,今晚让我留下,好吗?!”Echo第一次这样求肯,声音很热切。

我平静地微笑,慌乱地摇头,我明白Echo今晚肯定因为迟到受了很大的气而且是彻底地和那个骄横的女人玩完了。但是——

“不行,你自始至终不属于我,今天更不行。”我的声音有点沙哑,“你该知道,在我的原则里,有些东西我宁愿它玉碎。”

“哪怕你付出再多,也要它两败俱伤?”Echo盯着我。

我已经疲惫得连微笑都很艰难了,我只能点头。许多时候,Echo真的是很了解我,就像我了解他一样!

因为他骨子里是书生,所以对美人有着天然的趋之若鹜,这才是他唯一的激情之源;而我,不是美人却生就一颗易感而浪漫的心!

这种浪漫是不能以任何回报形式的、敷衍的、没有激情的爱来浇灌的,因为我害怕掺杂了某些虚伪的侵袭会令它很快零落成尘!

Echo的手正触及门柄,我猛地跳了起来,冲到他身后,第一次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让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感觉到Echo的掌心传来的温度时,我猛地松开了手,飞快地拉开了门,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再见了Echo!

再见了,我的爱人!

“寂寞来袭,旧雨衣放在哪里?”我要快快地,快快地离开这里,重新寻找一方不在湿漉漉的天空!

文章作者:未知  整理日期:2005-05-07
[文章浏览:][打印文章][发送文章]
阅读说明
·本站大部分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知,本站即做删除处理。
·本站法律法规类文章转载自[中国政府网(www.org.cn)],相关法律法规如有修订,请浏览[中国政府网]网站。
·本站转载的文章,不为其有效性,实效性,安全性,可用性等做保证。
·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意见建议,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原“浪人文章”网站改名“老若尔文章站”,域名:article.lre.cn
本站使用【啊估文章站】网站系统    [联系网站管理员]         闽ICP备080096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