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夹]  [发布文章][发布软件]  [中文繁體] 
文章
资料
电脑
软件
手机
软件
网站
源码
    本 站 搜 索
[选项]
    推 荐 文 章       More...
穷也能布施 穷也能布施
  一个人跑到释迦牟尼佛面前..
铅笔与人生 铅笔与人生
  铅笔在面世之前,有智者给..
让懂你的人爱你 让懂你的人爱你
  人世间,那些彼此折磨得最..
写给未婚的女孩,希望看到不是太晚 写给未婚的女孩,希望看到不是..
  一个31岁结婚的女士写的,..
两个小故事,看懂了再结婚 两个小故事,看懂了再结婚
  故事一   男孩结婚后对..
岁月流逝不著一丝痕迹 岁月流逝不著一丝痕迹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古今皆..
人生就是奋斗 人生就是奋斗
  在最悲伤的时刻,不能忘记..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人生如棋,黑与白的交接,生..
    阅 读 排 行
铅笔与人生 铅笔与人生
  铅笔在面世之前,有智者给他..
让懂你的人爱你 让懂你的人爱你
  人世间,那些彼此折磨得最疼..
读书“五贵” 读书“五贵”
  怎么读书?我个人的看法和..
寻找合适的土壤,等待花开的季节 寻找合适的土壤,等待花开的季节
  1   有一个男的,没考上..
真正拉开孩子差距的,不是智商而是这10个字! 真正拉开孩子差距的,不是智商而..
  有一种说法是,在孩子的学习..
我爱你,烦人的小妈 我爱你,烦人的小妈
  爸说妈是被我气死的,他为了..
七句话,每天都可以看一看 七句话,每天都可以看一看
1、永远不要向任何人解释你自己:..
说话的温度 说话的温度
  小心说话,而且要"说好话"。..
  文 章 信 息
    一个房奴的独白
[评论()][留言][收藏]
[文章分类:人生哲理·故事 / 都市生活[阅读选项]
  三年前,我开始策划那个梦想:在这个没有边界、连鸽子的脑雷达都会失灵的城市里,搭一处自己的巢。这是个弱不禁风的梦想,如果在北京你就会承认这一点。

  参加过无数房展,可每次都从那巨大的鼎沸与喧嚣中逃离,旗子、喇叭、传单、概念、数据、飘带……旋涡里有股暴乱的庚气, 一踏进去就有种不样,惶恐,大脑缺氧。沙盘楼景都像草莓蛋糕一样诱人,但我知道那不是诺言。我没有照妖镜,无力识别传说中的那些陷阱和烟雾,我不是人家的对于。我害怕复杂,我三十年的快乐全仰仗简单和清晰。

  终于,我买下了自己的楼花,那个叫“诗意栖息”的画饼。 我定的是九十平方米的那种饼。

  不挑拣了,固执的感觉真好。我悲壮地接过笔,在一沓房贷书上画押签名。除去首付,还有四十万人民币贷款,二十年还清。二十年,按世界妇女的平均寿命,我还有两个二十年。那一刻,我有一种“生活,真正开始了”的激动,再不用失魂落魄地出没于房展会了,再不用苍蝇般叮那些蛋糕沙盘了,再不用心如乱麻地怀疑自己的智商了。我发誓,本小姐此生决不再购房。

  别了,开发商。别了,万恶的房展会,见鬼去吧。

  然后我打车直奔那块堆满垃圾的地皮。既然破败,那就深情地欣赏它的破败吧,还有荒凉之上矗立的宣言“诗意栖息,天堂隔壁! ”不对,那个字怎么错了啊?开发商竟把“壁”写成了 “璧”!

   四百多个日夜过去了,荒凉之地终于长出了庄稼。虽然距 “天堂“很远,但我不失望,因为未奢望。收房那天,别人都带着水盆、卷尺、锤子、乒乓球、计算器…..我知道,这些整套的收房工具都出自网上的理论仓库,是正规军装备。我赤手空拳,根本不打算遇敌。事实上,啥硝烟也没闻见,没谁顾得上和开发商切磋,大家都乖乖地交钱、开单,收款台前长长的队伍像幼儿班孩子一样排着。

  从此,兜里多了一串有分量的钥匙。这是楼板的分量,也是 “业主”一词的分量。虽然分量的大半还攥在银行手里。

  白天,我更加玩命地工作,每月多做半个片子。我要为银行加班,我要为房子效芳,我要为它奋斗终生。一到晚上,房子就为我效劳了,它像一个松软的鸟巢,收藏我的疲惫。总之,入住的头两个月,整体上还算是“痛并快乐着”,可渐渐地,快乐像咖啡末一点点消去。

  房子位于五环外,一段地铁加一段城铁加三站公交,到单位往返仨小时。加上京城著名的 “首堵“每天上班都感觉像是在出差。回到小区,夜色已浓得像酱油。二十七层的电梯门徐徐打开,只觉得头晕,晕机晕船的恶心。房门在身后“砰“地扣锁, 我意识到自己进了一个抽屉,一个昂贵的抽屉,一个冰凉的悬空的抽屉,一个不分东南西北的抽屉,一个闷罐无声的抽屉……我弄不清我究竟是生活在里面。还是躲在或被关在了里面;究竟这抽屉属于我,还是我被许配给了 这抽屉。我感觉自己就像蟑螂或小白鼠,是被强塞进来给抽屉填空的。究竟谁消费谁,谁支配谁呢?我有点恍惚了。也不知道周围的抽屉里都装着谁,或者空空荡荡……原以为有了这样一个抽屉,生活就此开启,可为何仍无“到位”的感觉呢?一切如故,没有变。

  这个小区,按北京流行的说法,乃名副其实的“睡城”。也就是说,大家在这儿的所谓生活,主要就一项:睡觉。早出晚归,来此就是住宿,别的谈不上。全是塔楼,形体、高度、外观清一色,楼距很小,没啥闲地 可遛可看,连狗都不愿出门。或者说连狗都惧怕出门,因为一旦和主人走散,就甭想回来了。

  那么,我倒霉的抽屉,所谓的家又如何定位呢?有一次走在楼下,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仰头望,我发现其实根本找不见自己的窗户,我举着手指,嘟嚷着数层,直到头晕目眩,也没敲定二十七层的位置。所有的窗户都表情一致,那是一种嘲笑的表情,它们在嘲笑我。你尝过站在自家楼下却愣是看不见家的感觉 吗?这感觉让人发疯!

  这么说来,我辛辛苦苦挣来的家,不过是城市里的一片马赛克?一块带编号的砖?一块署名的瓷片?每天的所谓回家,难道 ,只是走回那个编号,像进电影院般对号人座?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买的是年票——五十年通票!

  除了那串编号,我还能用什么来描述我的家呢?我还有让别人找到我的其他方式吗?我甚至想,如果某一天我突然失忆,老年痴呆,或其他原因忘了那个编号,我怎么回家呢?

  小区的网上业主论坛我很少看,最近进去竟吓了一跳,那儿已变成了滑铁卢!无数人在厮杀,无数帖子在冲锋,无数口水在飞舞,混乱得像台湾选举。原来都是自来水惹的祸,小区自来水发黄发浊,早就是事实,开发商称已申请将自来水转为市政水,可迟迟按兵不动,清理水井的承诺也未践行。奇怪的是,明明大家有一个公敌——开发商,可到头来竟同室操戈,变成一场业主内乱。还有就是讨论水样检测、组织抗争需要的经费,是靠自愿集资还是公摊均担…可我渐渐发现,这波澜仅仅局限于网络池塘,现实中没丝毫响动,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梦境里。在这个如火如荼的池塘里我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除了拉动一下鼠标,俨然一条睁眼睡觉的泥锹……一位同事说正因为你没有敌人,才没有朋友!”他还说“知道什么叫生活吗?生活就是博弈!”我采访过一位行为艺术家, 叫莽夫。他问“买房了吗?”我说买了。“贷款?”我点点头。他叹口气,有点可怜地望着我说“有一天,午睡醒来,发现玻璃外面趴着一只蜗牛,蜗牛——真是奇迹,这地儿还能看见蜗牛!开始我多么感激这蜗牛,它终于让我有事做了,可看着看着,我觉得难受,视觉上不舒服,它爬得如此慢,如此费力和辛苦,就是因为它要驮着自己的房子过一辈子,它要为那个壳终生服役。我才不那么傻,我不买房,我不能让一个壳子来剥削我,我不能背着房子走路,那样 我会把魂都丢了的。”

  我隐隐动容,这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他的话很玄,带着股神谕或暗器的风力。

  “但你总要有自己的房子吧?“我问。

  “那我就回家种回去,在自家地里建房。“他满脸兴奋,仿佛这是个早有答案的问题“,回老家去,我是农村户口,我家里有地、有菜园,我要砌一座真正的房子,不是你想的那种别墅 是我们老家最普通的那种,那才叫真正的房子,连天接地,坐北朝南,有鸡飞狗跳,有春夏秋——你住几层?“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二十七层。”我有点心虚了。“唉”,他又悲天悯人地摇摇头“,知道吗?你们现在住的只能勉强叫‘房,,根本不能叫‘屋,,更不配叫‘宅'。‘屋' 是四壁完整、基顶俱全的一个独立系统;而‘宅'是有院落的, 屋前屋后,‘有树有景,那是个更生动丰富的系统。现在的房,叫‘房'都有点夸张,充其量是一个‘位,,如同公共汽车上的一个座,车厢就是整个楼……还有,人无论如何都不能住得比树高,这不合天道,你想啊,会飞的鸟也不过是住树这一层。上苍造树,就是为生灵挡风避雨、蔽日养荫的,你住得那么高,树的这个功能就浪费了,或者说,树的这个道德就不见了,这等于违反造物之理,辜负天道美意。悖天行,则命短…

  我听得傻了说不出话。想逃,可拔不动腿。
  “着你了吧?嘿嘿,别怕 别怕。”他收起智慧,又恢复了邋遢与憨厚。
  “我又不是灵芝仙草,住这么滋润干吗——你懂风水?”我问。
  他摇头说,上面那番意思是他这三十天看高楼大厦看出来的。

  后来他又说什么我忘了,除了一句。他说“人不能给自己造一座山。”是啊,房子源于山水草木, 乃大自然赐予人的礼物,可它何时变成人身上的一座山了呢?人对房子何以变得敌视?人何以变成自己工具的工具了呢? 我们还有能力让事物恢复它的本来面目吗? 我们还有足够的睿智和灵性唤醒和被唤醒吗?

文章作者:未知  更新日期:2008-03-26
[文章浏览:][打印文章][发送文章
阅读说明
·本站大部分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知,本站即做删除处理。
·本站法律法规类文章转载自[中国政府网(www.org.cn)],相关法律法规如有修订,请浏览[中国政府网]网站。
·本站转载的文章,不为其有效性,实效性,安全性,可用性等做保证。
·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意见建议,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原“浪人文章”和“浪人下载”网站已合并为“老若尔文章软件站”,域名:http://www.lre.cn
  本站使用【啊估文章软件站】网站系统    [联系网站管理员]         闽ICP备08009617号